第71章 腰牌(二更)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长生从金刚寺开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进度

第71章 腰牌(二更)

分享到:
关闭

他双眼喷火,死死瞪着宁真真。

宁真真不屑的扫一眼他,飘到法空身边,笑靥如花:“师兄,终于除掉了这俩祸害!”

原本觉得法空相貌普通,只是顺眼而已,现在发现是非常顺眼,甚至称得上英俊潇洒。

实在是被许志坚丑得伤了眼。

尤其此时许志坚鼓着眼,一脸愤怒,丑陋更甚。

他愤怒的目光紧紧追着宁真真。

宁真真懒得搭理他,对莲雪笑道:“师叔,死透了吧?”

莲雪轻轻点头。

她对许志坚歉然道:“许施主,你有你的坚持,我们也有我们的坚持,得罪了。”

许志坚深吸一口气,徐徐吐出,像极了蛤蟆吐气。

他这一口气吐出了大半怒火,沉声道:“是我学艺不精!”

凡事反求诸己,莫怪他人。

这一次只能怪自己武功不济修为不足,挡不住对手,否则就能坚持自己的光明之道了。

莲雪歉然的笑笑,妙眸看向不远处的中年男子。

中年男子的伤不但没加重,反而大有好转,是他自己已经服了丹药。

“多谢许大侠!”

中年男子慢慢站起身,小心翼翼抱拳,生怕一用力而崩开伤口再流血。

已经浑身发冷,虚弱不堪了,不能再流血了。

许志坚平静说道: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份内之事,兄台不必客气。”

宁真真道:“你究竟为何多看了她们一眼?”

中年男子露出苦笑:“就是觉得她们长得一模一样,实在罕见。”

“就没动心?”

“万万没有!”

“……你确实运气不好,但也不能说糟,死里逃生对你未必没好处。”宁真真发现他没说谎,确实没生邪念,这就很冤了。

“对对,我能捡回一条命已经不错了,多谢姑娘,多谢两位大师。”他忙点点头。

他现在不怨运气糟糕,反而觉得庆幸,这便是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

能碰到如此绝顶高手,也是福气。

“还没请教姑娘芳名,神尼的名号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宁真真淡淡合什:“恕不远送。”

莲雪轻轻合什。

“……是,那在下告辞,哦,在下郑南。”

“郑施主,请罢。”

郑南依依不舍的合什一礼。

其实不想走,其实很想留。

这样的绝世高手难得一见,多亲近一下,说不定就能得到莫大的好处。

可宁真真已经撵人了,面露不耐烦。

他只能无奈告辞,免得得罪了她。

——

“许大侠,你也该走了吧?”宁真真看许志坚没有离开的意思,冷冷说道。

许大侠三个字带着莫名的讽刺意味。

许志坚道:“死者为大,我要埋了她们。”

“你受这么重的伤,还要不顾伤势埋了她们?”

“理所应当。”

“还真是……”宁真真没好气的道:“放心吧,师兄会超度她们,就不劳烦你了。”

莲雪轻声道:“许施主放心便是,不会让她们暴尸荒野,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明月庵弟子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许志坚看向法空:“法空和尚,我们再会。”

“请。”法空合什微笑。

许志坚回头看一眼已经毫无气息的唐丽唐姝,举步缓缓离开。

宁真真卸去高冷面具,又恢复笑容。

法空施大光明咒,送两女上天。

从两女的记忆里看到了她们的快意人生。

当真称得上快意人生。

看不顺眼的就杀掉,想杀便杀,毫无顾忌,仗着武功强横任性胡来。

法空原本以为,她们性情如此乖戾应该是从小生长的环境太差,或者被父母打骂或者被父母抛弃,受人欺负,极端的环境逼迫成了这性情。

从她们记忆里才知道,事实恰恰相反。

她们父母至今健在,从小就家境富足,不是大富大贵,吃喝不愁。

父母对她们一直百般宠爱,呵护如掌上明珠。

而她们自己也争气,因为资质顶尖则被收入金刀门。

金刀门在大永是一流宗门,成为金刀门弟子已经是天大的机缘。

按照法空前世的排名,如果说神剑峰是清北,那金刀门也算是复旦这一层。

她们在金刀门一路绝尘,甚至无人能练成的两仪归元神刀,也因为她们一场奇遇,得到了这两柄弯刀而练成。

她们所持的弯刀乃是两仪神刀。

持刀的两人,如果一心一意彻底相信对方、内心深处毫无戒备,便可以心念相通。

两姐妹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,感情极好,所以持刀之后便心念相通,从而练成了两仪归元神刀,成为金刀门第一人。

从此之后,她们就离开金刀门遨游天下,纵情自在,圆了小时候的梦想。

在游历天下的时候,见多了世事,见多了人心黑暗,尤其是男人,简直个个都是色鬼,见了她们便生淫心。

她们生得美且媚,明眸流转之际有勾魂摄魄之力,很少有男人能抗拒。

她们就觉得这些色鬼杀一个少一个,还世间一个清净。

一次凌迟杀一个淫贼,越是惨叫她们越兴奋,打开了她们潜藏的本性,从此之后杀人则凌迟,刺激兴奋一发不可收拾。

这一次金刀门围攻金刚寺。

她们听到招唤原本不想来,觉得大乾哪有大永好,等转遍了大永再去大乾看看,现在还不急。

但金刀门门主给了她们一个任务,引起了她们兴趣。

刺杀大乾的高官皇族,引发大乾内乱,大乾越乱,大永越安稳,功在千秋。

最好能杀一个皇子。

因为大乾诸皇子正在夺嫡,杀掉一个就会引发他们之间的猜忌,开了一个口子,把夺嫡之争推到更惨烈的境地,绝对会让大乾元气大伤。

因为任务极重,还给了她们一瓶九转金丹。

九转金丹一旦服下,再重的伤也能在短短一刻钟恢复如初,可谓玄妙无比。

她们知道这是大永青牛观的无上灵丹,顿时拍着胸口保证一定杀上几个大人物。

有了九转金丹,相当于多了几条命,她们信心十足。

大乾武林在她们眼里很弱,因为向来都是大永武林去闯大雪山,而没有一个大乾武林高手敢闯进大永。

岂不知在大乾武林高手眼里,大永也太弱,不值一提,所以懒得过去。

她们随着金刀门高手一起围攻金刚寺,混在其中没施展真本事,免得被金刚寺困住,耽搁了大事。

要杀金刚寺高手,也等完成任务再痛杀一番,甚至灭掉金刚寺再逍遥而去。

——

宁真真搜了她们的身。

两仪神刀,九转金丹,还有一块黑铁腰牌,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物件,是她们路上把玩解闷的。

法空拿了两仪神刀,两颗九转金丹,剩下的六颗归她们两个。

黑铁腰牌也归她们。

“这应该是接应她们之人的信物。”法空端量着这铁牌。

漆黑如墨,隐约有光泽。

状浑圆,巴掌大小,阴刻着一朵花。

他看了一会儿也没认出是什么花。

他将铁牌递给宁真真,缓缓说道:“神京应该有他们的内应。”

他一幅推测的口气,其实心中笃定。

金刀门门主冼天平在临别时给了她们这腰牌。

她们持这腰牌去神京望江楼,自会有人接应,告诉她们所需要的消息。

“内应!”两女紧抿红唇。

法空笑笑:“你们如果有兴趣,不妨查一查,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,知道多少消息。……这种信物,往往都是认牌不认人的。”

“那就查一查!”宁真真明眸灼灼放光,跃跃欲试。

她伸玉手,五根修长圆润的玉指张开,再慢慢攥紧,嫣然一笑:“说不定呀……一网能捞出很多鱼!”

对于慧心通明圆满的她而言,这种事最拿手,轻松自如的可以顺藤摸瓜,摸出一串瓜。

“那就提前恭喜师妹了。”法空笑道。

这在朝廷那边可是大功。

而现在的形势,大雪山宗需要更多的功劳,以稳固在大乾的地位。

她们在路上说,宁真真将要履尘,去大乾朝廷里任职,做一个捕头。

当然,她这个捕头不是寻常捕头。

朝廷的捕头分成两种。

一种是寻常捕头,隶属各地方衙门。

另一种是绿衣风捕,隶属兵部。

绿衣风捕有两项职责,分成内外两司。

绿衣内司,对付大乾武林高手犯罪。

绿衣外司,侦察敌国军情与搜捕内谍。

宁真真不想镇压大乾的武林高手,太过得罪人,便选择去绿衣外司任职,搜捕内谍。

如果凭此腰牌而立了大功,就是她登身之阶,立身之基。

宁真真对两柄弯刀不感兴趣,知道法空感兴趣,也就没跟他争。

明月庵武学都是徒手技,不用兵刃,弯刀拿来无用。

九转金丹有用,不用一遇到致命伤就跑去找法空,关键时候能救命。

三人将唐丽唐姝埋在树林里,修了一座小坟,并立好了墓碑。

法空站在坟前,再次提醒自己小心谨慎。

两女的两仪归元神刀何等精妙绝伦,几乎无人能敌,尤其那气泡,几乎没人能发觉,最终还不是碰上自己,香消玉殒于此。

自己有定身咒,有金刚不坏神功,还有奔雷神剑,及五行遁术,看着确实有自保之力。

可焉知不像唐丽唐姝一般,觉得无忧,最终却会碰上克制自己之人?

小心谨慎,且努力修炼!

金刚不坏神功要提速了,不能像现在这样慢吞吞的。

束缚自己提速的是神意。

神意乃心意与神元相合之物,自己的神元浑厚,滔滔不绝如江河,关键是心意。

心意其实就是精神力。

他一直因为自身两个魂魄相合,不必愁精神力短缺。

施展佛咒虽耗精神,却从没有因为缺少精神而不能施展佛咒,即使一口气诵持最耗精神的大光明咒,持续诵上一天也没有问题。

佛咒消耗的精神对他来说可以忽略不计。

可练了金刚不坏神功才知道,自己的精神力远远不够,恐怕是永远不够。

他在时轮塔里,修炼金刚不坏神功仅仅一个时辰就昏昏欲睡,即使手持自己用清心咒加持过的佛珠也没用。

是精神力已经消耗干净了。

PS:各位大佬,月票刺激一下,给我动力爆发!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Top
关闭